我為什麼相信因果的現象  親身體驗之見證廿則


   筆者最近從事調查研究「目前社會大眾對因果的看法」,後來透過受訪者填寫的問卷、來函、投稿以及筆者親自的採訪等等各種的途徑,收集了許許多多有關因果方面的內容頗為動人,非常值得世人的參考和警惕。現在謹將其中比較具備代表性的見證列述如下。

見證一 見證二 見證三 見證四 見證五 見證六 見證七
見證八 見證九 見證十 見證十一 見證十二 見證十三 見證十四
見證十五 見證十六 見證十七 見證十八 見證十九 見證二十 研究心得

證十一
 

   我姓黃,是一個幼稚園的老師,家住在彰化縣的一個小城鎮,在因果方面我也有很深刻的體驗。我女兒到八個月還不會坐,看來有異於正常兒童的發展,於是有一天我就帶她到一個大醫院做徹底檢查,最後醫生告訴我這個孩子患有「唐氏症候群」並有心臟病,我聽了簡直是晴天霹靂,我黯然神傷的問他說:「我如何向親友說孩子是罹患這種令人心碎的病症呢?我的孩子怎麼會這樣不幸呢?」醫生以慣有的安慰的語氣說:「只要對親友表示孩子有病就好了,人遲早會生病,這孩只病得早而已,小孩本身是不懂悲痛,真正受心靈創傷的父母。」我走在醫院的長廊,禁不住淚潸潸……。


   醫學有辦法檢查出病症,卻沒辦法醫治這種病,我在傷心無奈之餘只好到處求神問卜,想藉此寬釋內心的疑惑和惆悵,但都沒有得到圓滿的結論,後來我拜訪一位據說會通靈的道長,她一按孩子的額頭馬上就表示,這個孩子的祖先是當大官的,當大官的像包青天那樣公正清廉的人很少,因此常常會造成許多的冤業,此外加上這孩子幾世來宿世的因緣,才造成這個果報。我們琅知道,善惡之報絲毫不爽,若要減輕這孩子的冤業,她的父母必須多佈施多行善事,才有希望。我聽了以後為了盼望這個孩子能夠成為此症候症患者中的一個幸運者,於是就默默的許了願,一定在能力範圍內盡量佈施行善幫助別人。


   當這孩子一歲半時,有一次病得很嚴重,這時脾氣變得很壞,又摔又叫的折騰了一天兩夜,而且發燒到三十九度半,最後眼神也不對勁,嘴唇也出血,眼看快不行了,她奶奶就流著眼淚說:「孩子,你不要出世騙騙奶奶就走。」並叫我快求菩薩保佑。我婆婆在這緊要關頭所以會提醒我求菩薩是因為我公公常常提起他小時候曾經害了一場大病,他的奶奶去佛寺許願,若這孩子病會好,將來願作菩薩的乾兒子,沒想到一回到家堙A這孩子的病真的就好了,非常奇妙。因此以後一旦有緊急的事她都要大家求菩薩保佑。那天我在婆婆的吩咐下很虔誠的跪在菩薩像前誦唸大悲咒,懇求菩薩慈悲救難,我持續唸了十分鍾左右,似乎就發現有感應,孩子漸漸的平靜下來,不再激動或哭泣,後來睡著了,我摸摸她的身體,發現體溫也逐漸下降,到天亮的時候她竟然完全恢復正常,因此也不必再跑醫院。這一次我親身體驗到菩薩法力無邊,佛恩浩大,因此當時就發心要印地藏王菩薩本願經,以便廣為流傳和勸世。


   大約在印經後的半年,有一次我的大女兒路上行走的時候不幸被摩托車撞得頭部和腳都受了傷,送到醫院後醫生認為有腦震盪的顧慮,要我們入院觀察,不過這時因為我婆婆生病,在家療養也需人照顧,因此只好把大女兒帶回家醫治,在這期間一向愛撒嬌的大女兒卻如神助般的變得很乖巧,一點也不再隨便哭鬧,使我直接的感到這是不幸中的大幸,因為若非菩薩保佑,這一撞的後果會不敢想像。


   由於在短短的半年中家堻s續發生了一些不順的事件,因此我就發願若在年底之前全家都能平安無事,我願在隔年年初再印一些善書,結果當年很平安的度過了。新年過後我就依願行事,到郵局劃撥助印了三百二十本的「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沒想到就在我劃撥助印善書後的第四天,我那已滿三足歲的二女兒,平常只能用坐姿挪動身體,現在竟忽然可以站起來走路,再也不必尷尬的使用坐姿來活動,這是菩薩再次顯示祂的慈悲和大能,使我的二女兒解除了另一種嚴重的業障。


   前年我們到師院進修時,一位頗具菩薩心腸的老師告訴我們:世界上苦難的人實在很多,我們如果能幫助別人就應該盡力而為,所謂「功不唐捐」,我們所付出的一點一滴的奉獻,將來都不會白費的,都會有所回饋的。有些不幸的尿毒症患者非但身心要遭受很大的折磨,而且由於經年累月長期支付醫療費用,結果往往都變得傾家蕩產,負債累累,有時窮得連到醫院洗腎的車資都沒有,真令人鼻酸。班上同學聽了以後都深受感動,就紛紛捐出一百、兩百的共襄盛舉來參與慈善的活動。大約半年後,也就是去年的暑假,我們全家精神支持的婆婆忽然病倒,而且罹患了尿毒症,使我再度面臨沮喪暗淡的日子。由於婆婆一向對我很仁慈,待人很和氣,因此我們婆媳之間很久就形成了深厚的母女般的情誼。她在病倒之後我們就立即送她到榮總分院,接受最好的醫療,然而兩個月後她就走了,我感到非常的傷心和難過。不過一位負責醫療我婆婆的大夫安慰我說:「像她能夠這樣安祥的走就是一種福報,我們在醫院看到很多很多的病人和家屬受到長期的折騰和苦痛,可是卻偏偏走不了,我們不是常常聽到有些人咀咒別人不得好死嗎?事實上這種要死不能死,要活又不能好好的活,乃是人世間最為可怕的折磨,因此能夠好好的走簡直可以說就是一種福報。」除此之外,我婆婆因為是榮民眷屬,住院又可以申請公眷補助,因此她的病並沒有給家庭增加什麼經濟負擔。沒想到不久之前我曾經捐了一些錢來幫助尿毒病患者,現在我的親人雖然也患了這樣的病然而卻能夠減輕許多的痛苦和折磨,想想這似乎也可以說是一種明顯的善報吧。


   目前我的二女兒長得很健康很可愛,雖然還不大會說話,但她卻比正常的妹妹更善體人意,並且常常會隨著不同的音樂而起舞,她爸爸還常常暱稱她是「爸爸的小波斯貓」,我當初的惡夢可以說是已經煙消雲散。菩薩說:「應以何身得渡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我常覺得二女兒是菩薩垂賜給我的小生命,她讓我培養出更懂得同情人,憐憫人的德性,而先前的佈施雖然很微薄,然而貧婦盞燈,只要心堣ㄖ悇I捨心,福報仍然是很大的。這是我近年來所深刻體會得到的一點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