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聖賢銘言   (藍字為白話解說)

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 (有子)
能夠孝順父母,尊敬兄長的人,卻喜歡作逆上的事,那是很少有的了。
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  (有子)
有才德的人,講求立身為人的根本,立定了根本的基礎,一切的事理,法則,就將從這裡滋生了。這孝和悌兩件事,也許就是行仁 (做人) 的根本罷!
弟子入則孝,出則弟。  (孔子)
青年弟子們,在家裡要孝順父母,出外要尊敬長上。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曾子)

當父母壽終時,能敬慎地盡哀成禮; 對遠代的祖先,能誠敬地追念,祭祀; 那麼人民的風氣,習俗,自然會趨向敦厚了。

生,事之以禮; 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 (孔子)

父母活草着,要依禮去侍奉他們,死了,要依禮去安葬他們,以後春秋兩祭,也要依禮去祭祀他們。
父母唯其疾之憂。 (孔子)
父母,就只擔憂子女們有疾病,傷了身體。
今之孝者,是謂能養。 至於犬馬,皆能有養; 不敬,何以別乎。 (孔子)
現在所謂孝順的人,祗能說是做到奉養父母地步。就是狗和馬,也能有人豢養它們的; 如果沒有恭敬的心,去供養父母,那和狗,馬又有什麼分別呢?
色難! 有事,弟子服其勞; 有酒食,先生饌; 曾是以為孝乎?  (孔子)
最難的,是在事奉父母時,能夠和顏悅色,是在仰承父母的顏! 如果只是在長上有事時,由弟子替他們代勞; 將好的飲食讓父兄們先吃; 何嘗就可以算得孝順呢?
事父母,幾諫,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  (孔子)
侍奉父母,如父母有錯,要和顏悅色地善言婉勸; 看到父母的意志不肯聽從,還是恭敬地不拂逆他; 雖然心裡很憂煩,卻不能有怨恨的表示。
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 一則以喜,一則以懼。  (孔子)
父母的年齡,做子女的不可不記在心; 一方面因父母的高壽而歡喜,一方面因為父母的日漸衰老而憂懼。
人人親其親,長其長, 而天下平。  (孟子)
人人能夠親愛自己的父母,尊敬自己的長上,那麼天下就能太平了。
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 不順乎其親,不可以為子。  (孟子)
父母愛子,本是天性,做人兒子如果不能行孝,雙親就感到不得安然過日子,這就算不能做人的,還有日常不聽父母的教訓,也不可能做人的兒子。
事為孰為大? 事親為大。 守孰為大? 守身為大。 不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聞之矣。 失其身,而能事其親者,吾未之聞也。  (孟子)
凡人所做的事,是甚麼最為重要? 就是奉事雙親,守法行善最重。 是甚麼最為重大? 就是遵守修身,不失這些立身行道,能夠奉侍他的雙親的人,我曾經聽說了。失去修身行善,能夠奉事他的雙親的人。我還沒聽說過了。
未有仁而遺其親者也。
沒有講仁的人,能拋棄他的父母。
世俗所謂不孝者五: 惰其四支,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 博奕,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 好貸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 從耳目之欲,以為父母戳,四不孝也; 好勇鬥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 (孟子)
世俗所說那不孝的有五種: 懶得勞動他的手腳,不顧到父母的奉養,這是第一種不孝; 賭博下棋,又喜歡喝酒,不顧到父母的奉養,這是第二種不孝; 喜愛貸物錢財,偏私妻子,兒女,不顧到父母的奉養,這是第三種不孝; 放縱聲色的嗜欲,使父母受到羞辱,這是第四種不孝; 喜好逞勇,和人爭鬥,以致連累父母,這是第五種不孝。
為人子,止於孝。 (曾子)
做子女的人,該做到孝親的地步。
仁者,人也,親親為大。 (孔子)
仁的意志,就是愛人; 親愛父母,就是最大的仁了。 君子不能不先修好自身; 要想修身,就不能不用孝順去事奉父母。
君處不莊 ,非孝也; 事君不忠,非孝也; 蒞官不敬,非孝也; 朋友不信,非孝也; 戰陣不勇,非孝也; 五者不遂,裁及其親,敢不敬乎?   (曾子)
我們生活要嚴肅,報國要忠心。 作官要謹慎,交友要信實,作戰要英勇,這五點有一點沒有做到便要辱及父母,便算不孝了。
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弗辱,其下能養。    (曾子)

尊親: 建基立業能夠揚名於後世,以顯耀自己的父母的意思。

弗辱: 要建謹言慎行,不要辱及父母的人格的意思。

能養: 即為供養父母的意思。

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也。   (孔子)
孝就是,能幹的繼承先人之意志,能幹的遵循先人之事業也。
惟順乎父母,可以解憂。    (孟子)
祗順父母,才可以解憂愁。
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  (孔子)
講到孝道,是一切德行的根本,各種教化都是由此產生出來的。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  (孔子)
一個人的身軀四肢毛髮肌膚,都是從父母稟受來的,不敢毀壞傷殘,這就是盡孝的第一步。立身處世能本着孝道行事。把自己的名聲顯揚於後世,使父母得到光耀,這就是盡孝道的最終境界了。
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  (孔子)
孝道,是開始於奉事雙親,中要事君行道,最後要立身揚名。
天地之性惟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   (孔子)
天地中間,萬物各有天然的性,只有人性最是尊貴,凡人日常所常做善事,頂好的沒有超過這個孝道。
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  (孔子)
為人父的,如果有些行為不端的話,有諫諍的兒子,勸他改惡從善,自然沒有過失,那麼一身,就不會墮落不義的臭名。
夙興夜寢,無忝爾所生。   (詩經)
早起睌睡,努力學業,勿讓你的父母感到羞愧。
孝子之事親也,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五者備矣,然後能事其親。  (孔子)

為人兒女奉事雙親,應該怎樣做才好?

(1) 日常在家裡的時候,要盡恭敬的孝心,早晚要問候請安,一日三餐,還有以外的飲食,都要敬意,不可有些怠慢。

(2) 養親的時候,須要和樂的心情,時常現出和顏悅色,言笑承歡,使父母沒有感到不安。

(3) 父母患病須要盡那憂慮的心。 求醫診治,以祈早日痊癒,如果還沒見效的話,必要繼續就醫,不可放任才好。

(4) 萬一不幸父母死亡的時候,當然盡着哀悼的心,悲痛哭泣,遵禮治喪,適合自己的力量。

(5) 至於死後的祭祀,要盡人子女思慕父母的心,莊嚴肅靜,回想父母生前容貌,宛然如在其上
以上五件,如果都能做到,方才可以叫做能夠奉祀雙親啊。

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   (孔子)
孝道本是有關於天,天生萬物為心,普遍仁慈愛護,是永遠不變的,所以叫做天之經。孝道也是有關於地,地以繁殖養育萬物為懷,一切順承都是相同,沒有差別的,所以叫地之義。 人生於天地間,上稟天的仁慈,下隨地的承順,那性質本是很好的,在少時候,就教導以禮文,自然曉得愛親敬長,對這百善孝為先的道理,了悟以後,無不行孝於父母,而力行善事了,為甚能得達到這麼良好的效果呢? 因為孝道是天經,地義,民行,三才一貫的。
罪莫大於不孝。   (孔子)
最大的罪惡,便是不孝。
不愛其親,而愛他人者,為人悖德。不敬其親,而敬他人者,謂之悖禮。 (孔子)
不愛父母而愛他人的,叫做悖德。不敬父母而敬他人的,叫做悖禮。
愛親者,不敢惡於人,敬親者,不敢慢於人。   (孔子)
愛親的人,不敢和人交惡,敬親的人,不敢對人傲慢。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哀哀父母,生我句勞,欲報深恩,昊天罔極。 (詩經)
父母生我,母親養我,憐惜疼愛的父母養育我盡了辛勞,雖欲圖報,然其恩德,如天廣大無邊,不知怎樣才能報答之。
無念爾祖,聿脩厥德。   (詩經)
周父教訓成王說:你不記念你祖父文王,繼承和修習其德業乎。
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遊必有常,所習必有業。  (禮記)
為人子的,出門必告父母所到的地方,回來必見父母,就回來了,所遊必有一定的地方,所習必有專業。
為人子者,聽於無聲,視於無形。  (禮記)
為人子的,要聽父母無聲的聲,要看父母無形時的形。
顯揚祖先所以崇孝也。  (禮記)
顯揚祖先,便是尊重孝道。
事親,有隱而無犯。  (禮記)
事親,要暗中彌補父母的過失而不冒犯。
父母之恩,云何可報,慈如河海,孝若涓塵。  (孝思賦序)
父母之恩廣大,不知如何才能報答,父母疼愛子女,恰似河海之深,子女孝敬雙親,如水滴和埃塵之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