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   雲鶴教授著

            回總目 回主頁
前言 緣起 奇蹟一 奇蹟二 奇蹟三 奇蹟四 奇蹟五 奇蹟六
奇蹟七 奇蹟八 奇蹟九 奇蹟十 奇蹟十一 奇蹟十二 奇蹟十三 奇蹟十四
奇蹟十五 奇蹟十六 奇蹟十七 迴響 答覆 後言 附錄一 附錄二

(附錄二)兩件值得深思的奇事—陳侃

 看了雲鶴教授所著「不可思議的因果現象」之後,我想我家所遇到的兩件奇事,也應該把它寫出來。因為這樣或許能夠加強人們行善濟世的信念,對社會發生一點點良性的影響。

第一件奇事發生於民國四十一年的三、四月,那時候我在高雄某機關任職。有一天晚上,一位曾任新聞記者的失業朋友,和他的太太到我的宿舍來,言談間說起目前的生活極為窘困,已至無米下鍋的地步。我聽了很難過,說了些安慰的話以後,便把平日節存的五十斤米條送給他們領用。不久,我轉到台南某機關任職。過了兩個月左右,為了某事心情不好,把職務辭掉,到潮州鎮投靠我父親,一面另找新的工作。那時候我在南部熟人很多,原以為找事不難,想不到竟找了很久找不到,也成了個失業者!而我父親的薪俸本來就微薄,祇夠維持他那奡X口人的生活,這回增加我和妻兒四個人消費後,很快就弄到山窮水盡的境地。有一天早晨,最後一點米也吃完了,沒有錢可再買,一家八口頓然陷入困境!過了中午,全家空著肚子苦思焦慮,還是想不出甚麼辦法。因為可借的人都借過了,沒有臉再借;能當、能賣的衣物也都當了賣了,再也找不出可變賣或典當的東西!大約到了傍晚,正當一家人坐困愁城的時候,某米店的人送來一袋白米。我問是誰送的,他不說,祇說有人買來送給我們。由於來路不明,心埵麻I疑懼,又怕米店送錯,吃了賠不起,所以我父親不敢收,我也不敢收。後來他一再表示沒送錯,硬要我們收,祇好收下,解決了燃眉之急。這一來,全家人像枯木逢春,都得救了!可是,這袋米究竟是誰送的呢?高雄那位失業的朋友依舊失業,而且不知道我此刻的地址,當然不是他送的。那麼這「為善不欲人知」的好心人到底是誰呢?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

 各位朋友,你想想,這會不會是往日所種的善因得來的善果?如果是,那麼幫助別人不就等於幫助自己嗎?人人幫助別人,豈不是人人都可能得到別人的幫助?

 第二件奇事發生於民國四十七年,那年花蓮發生一次大颱風,很多房屋被吹倒。那時候我父親在省立花蓮中學教書,住在一棟日式木造舊宿舍。當颱風來襲那天,我父親、繼母、三個弟弟、兩個妹妹、以及我的大女兒,總共八個人,都躲在屋堙C入夜時,風力大增,不多久,我父親見牆上一塊白灰掉落,知道房子快倒,情勢危急,立即帶著一家大小往外衝,想到外面避難。不料人還沒走出大門,忽然轟的一聲巨響,房子倒了,屋頂塌了下來!照常理說,這一倒,八個人至少要損傷幾個。可是不然,我父親剛好走到一堵短牆邊,一根樑柱由頭頂上掉下來,卻被水泥牆擋住,且折成兩截,他正好在折斷處下面的三角空間,得以安然無恙。我三弟被一陣猛風吹倒,一根木柱壓在他腰背上,待強風稍弱幾個學生趕來救人,把木柱扶起,也平安無事。至於其他六個人,恰好在屋瓦下大小木條交錯的空隙處,全都無所損傷!當房屋倒塌前後這段時間,屋外狂風怒吼,瓦石鐵片紛飛,一家人躲在破屋下,儼如藏身防空洞中,反而更為安全。

 朋友們,你想想,這是偶然的巧事,還是一種善果?倘若是善果,那麼善因是甚麼呢?我曾想過,我父親平日教學生「日行一善」,一般小善事必做了不少。我幼承庭訓,自然也見機行善。不過這類事,別人做得比我們多、比我們好,我們財力和能力微薄,貢獻不大,應不至於有那麼大的福報,比較可以一提的,該是幾件救人的事吧?我父親在台北縣文山中學任教時,曾幾次帶著學生在新店碧潭救起幾個翻船溺水的遊客。(民國五十三年,又曾帶領花蓮中學學生,在鯉魚潭營救兩個翻船遊客);民國卅六年我在鳳山任職時,也曾在柴頭埤救起一個自殺的人。此外,曾協助他人在深潭營救一個溺水的小孩,雖然沒有救活,屍體卻尋找上來。這些事,本來不應該提出來說,為了尋究善因不得不說,請勿見笑。

如果上述風災全家人得保平安,是曾經救過別人所得的善果,那麼家父年愈八十還安健如中年人,也必是「天報以福」吧!

 看來這世上真的存在著因果的「自然法」,活在世上的人,都應該好好守「法」,自求多福才對。